古典主義風格和諧—明清家具黃花梨雕花玫瑰椅

  • A+


明晚期 · 黃花梨雕花靠背玫瑰椅


作為中國嘉德2017春拍家具專場的封面明星,明晚期的黃花梨雕花靠背玫瑰椅十分惹人注目,更令人想不到的是,它的來源和出處竟也非同一般。此椅正是清末民初外交奇才、中國第一代職業外交家陸征祥先生的舊藏。


    


       他一生最大的污點,是于1915年5月25日受袁世凱的派遣,和日本簽署了《二十一條》,由此背上了“賣國賊”的罵名,終身痛悔不已。后來,他在給天主教史學家方豪寫信時說,“二十一條”的簽署完全出于無奈,悔不該遂袁之意。



康有為給培德·博斐寫的對聯

 


同治年間狀元、書法家陸潤癢為培德·博斐寫的對聯


       陸征祥不單受到正統的西方教育,連夫人也是外國人——一位比他大22 歲的比利時人。在彼得堡的時候,陸征祥認識了比利時駐俄公使的一個親戚:培德·博斐(Berthe Bovy)小姐。培德的祖父和父親均系比利時的高級軍官,她本人舉止嫻雅,陸征祥對培德一見鐘情,一生敬愛有加。



《陸氏博斐氏紀念冊》


       1920年代陸征祥辭官后,制作了一本家族紀念冊,即《陸氏博斐氏紀念冊》,這是一本罕見的、反映民國外交和社會生活的私家書。正是在這本紀念冊里,我們發現了這只黃花梨雕花靠背玫瑰椅的身影。



陸征祥先生在國外的住宅,玫瑰椅擺在壁爐邊


       這所華美的住宅,從毛毯到吊燈,從壁爐到坐具擺設,無一不是典型的歐洲豪華古典主義。唯有一把來自東方的玫瑰椅陳放在壁爐旁邊。原本應配以歐式的皮質靠背椅,卻被陸征祥先生換成了黃花梨雕花靠背玫瑰椅。用明式家具來點綴居室,竟然與古典主義相得益彰。有資料記載,陸征祥出任駐荷蘭大使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租房子做使館。他向國內購買了家具陳設,又在荷蘭定制了兩輛馬車。由于使館布置精美,馬車氣派豪華,荷蘭人都說中國公使是個大闊佬?梢婈懴壬m然在國外做大使,但會向國內購買古典家具。此件玫瑰椅四面有工,雕工熱鬧,與歐式風格和諧相處,此或是陸征祥選擇它的原因。

 


       此椅瓶形靠背的正、背面均鏟地浮雕龍紋,扶手下的瓶形紋飾,大紅酸枝品牌亦是內、外側皆雕龍紋,為典型的四面有工案例。王世襄先生《明式家具研究》一書中,刊載了一件北京龍順成舊藏的玫瑰椅,造型結構、設計、紋飾等與此例如出一轍,唯龍順成的是透雕,陸氏這件為浮雕。


王世襄《明式家具研究》甲66,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2007年,第48頁。

 

       中華民國臨時政府總理唐紹儀組閣時,對陸征祥很是青睞,一是因為他不參加任何派系,口碑干凈;二是他常年出任駐外使團的工作,諳熟西方外交。于是當辛亥革命推翻了清王朝,并對前清駐外使團大換血時,陸征祥成為了民國首任外交總長的不二人選。于1912年3月啟程返國,赴任外交總長,改外務部為外交部,中國外交建制和管理開始走向現代化。



徐世昌完成就任總統儀式后與眾官員的合影

 

另一居所中的玫瑰椅 大紅酸枝沙發

 

       陸征祥做外交總長后,培德也跟著回到中國。從目前掌握的圖像資料來看,玫瑰椅后來又出現新的居所中,不知是陸氏夫婦之家,還是別人的居所,或此椅屆時已流轉他人。

 

       徐一士編著的《一士類稿·一士談薈》書中,收錄了陸征祥的一篇文章,寫得聲情并茂:“己亥春,祥與培德結婚。吾師笑謂祥曰:‘汝醉心歐化,致娶西室主中饋,異日不幸而無子女,蓋寄身修院,完成一到家之歐化乎?’爾時年少未有遠識,未曾措意。丙寅春室人去世,祥以孑然一身,托上祖庇佑,居然得入本篤會,講學論道”。意思是:陸征祥與培德結婚時,老師笑說,你沉醉于學習西方,連太太都娶了外國的。將來假若你太太過世又沒有兒女,希望你能進修道院去,這樣學外國學得更徹底。當時年少不以為意,沒想到竟然被恩師言中,后來他正式受洗加入天主教,一生無兒女,獨身一人。



成為修士的陸征祥

 

       陸征祥在傳記《回憶及浮想》一篇中袒露心聲:“當我妻子去世后,我立刻感到孤獨,我一生只在此時尋求一件東西,我求一退省時機。在退省中,我有意尋路走入仁慈天主的家中!1927年7月5日,也就是培德去世的第二年,陸征祥正式加入比利時布魯日圣安德修道院,成為修士,取名天士比德,過起了極其清苦的隱修生活!八抡吆谏路,所食者足充饑止渴耳。兩餐之外,不得進食。室內一桌一椅一榻,除經典書籍外,一無所有!(《陸檔》)圣安德隱修院的陸征祥圖書資料館里便存有陸征祥的個人檔案,他著有《回憶與思考》、《人道主義的會和》。大紅酸枝家具



陸征祥圖書資料館一隅

 

       然而厄運降臨,1945年5月,圣安德隱修院的修道士全部被趕出。陸征祥不顧納粹的威脅,在比利時各地發表演說,原本要被押往波蘭集中營的陸征祥,因曾擔任過蔣介石軍事顧問的比利時軍事管制政府首腦極力阻止而幸免。


       二戰結束后,羅馬教皇親自任命陸征祥為比利時圣安德隱修院名譽院長。1949年1月15日,陸征祥病逝,享年78歲,葬于晚年隱居的圣安德隱修院。彌留之際,院長南文主教到醫院看望他,陸征祥用力說出了“中國”二字。院長說:“中國占去了你一半的心!标懮斐鋈种,院長明白了:“中國占去了你四分之三的心!”陸征祥笑了,安詳地闔上了雙眼。

 

       這件輾轉到拍場的黃花梨玫瑰椅,可謂見證了貫穿于外交家陸征詳一生的中國情。時光流轉,物是人非,而我們睹物思人,卻也能透過椅子來緬懷那段崢嶸歲月。

相關話題(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