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世的黃花梨 似云形角牙展腿式條桌

  • A+

       古人出于對器物的保護,常常采用各種方法來延緩其使用壽命。古代家具上用托泥、底座、承足等方法,減少地面潮氣對腿足的侵蝕,才使得少量家具遺存至今。有些造型上不便加設托泥等,就將腿足部以銅活包裹,如同給家具腿腳穿上鞋子,俗稱“銅靴”。


       還有一種比較少見的方法,是在足端套上鼓墩形足套,或直接將足制成比腿足略粗的鼓墩,亦稱寶瓶足。


       今春中貿圣佳《斫木》專場的一件黃花梨條桌,就屬于這類做法,并且寶瓶足為活套。通過資料查閱,我們發現這類“穿鞋的桌子”存世數量極少,而且桌腿上部的造型均帶有展腿。借此拍品,本文就該類家具做一初步分析(清式紫檀三彎外翻馬蹄式,不在此例)。


       王世襄先生在《明式家具研究》中,稱此類造型的桌子為“矮桌展腿式”。顧名思義,其由矮桌(炕桌)演變而來。這類桌子腿足有活動和固定兩種形式,活動的桌腿可拆卸,稱為“兩用桌”,多見于方桌?刹鹦兜臈l桌則甚為罕見,目前僅知香港劉柱柏教授,所藏黃花梨展腿霸王棖條桌,為四足活拆(《晏如居藏品選----明式黃花梨家具》頁184)。


       朱家溍先生在《雍正年的家具制造考》中提出,炕上地下兩用的折疊腿活腿桌,是清代家具制作的傾向。意即兩用桌產生于清代(朱家溍《故宮退食錄》頁127),并列舉了雍正四年造辦處活計檔中,“傳做楠木折疊腿桌一張”等記載(同上頁122)。


       張德祥先生則認為,可拆卸的展腿式桌,早在元代就已經出現;清初也曾流行過這種地炕高矮兩用、可拆裝的展腿式桌;但后世的許多此類桌子已演變成為一種腿子“一木連做”的款式(張德祥《張德祥談家具收藏》北京出版社,頁97)。



       傳世的黃花梨展腿式條桌,由簡至繁有5種形式。

       其一無棖式,如故宮藏冀朝鼎捐贈的條桌(下承餅足)、94年紐約蘇富比拍品。



       其二為羅鍋棖式,未見有直棖的。如88年、93年及15年紐約佳士得拍品各一例,89年紐約蘇富比拍品一例,以及上海藏家司孝戰先生經手的一件。



       其三為霸王棖式,如嘉德11年拍品、香港兩依藏馮耀輝先生藏品、香港晏如居劉柱柏先生藏品。



       上述三種形式的展腿條桌,均未見有寶瓶足,基本為直圓足落地。當然,現在無法排除活足套遺失的可能性,但基本可以看出,上述形式與本次拍品的最大差異在于足部。

       而目前已知帶有寶瓶足的展腿式黃花梨條桌,公私所藏僅有7例,均帶有斜棖(角牙)。斜棖的形式基本分為兩種:一為龍形,這一類多帶有靈芝形霸王棖。如上博王世襄舊藏品、美國波士頓美術館藏品、03年紐約佳士得拍品、88年紐約蘇富比拍品:



       攻玉山房藏有一件與上述4例極類似的條桌,目前所見未帶有寶瓶足,不排除遺失的可能。

       另有一例國內拍品,尚需查證。


       另一類斜棖為兩卷相抵類似云形角牙,除本場拍品外,尚有兩例:嘉德2011年春拍侶明室舊藏品,以及香港陳勝記舊藏品:



       同類型而疑似丟失寶瓶足的,一例為故宮藏李敦白捐贈的條桌,卷牙反向相抵于中部,直圓足包銅靴(《故宮藏明清家具全集》卷8頁628)。另一例見于96年《拍賣圖鑒》:



       本次中貿圣佳的拍品,是7例帶有寶瓶足的其中之一,與其幾乎完全相同的侶明室舊藏品,于嘉德2011春拍上,以805萬元成交。這樣的價格,與其稀有程度不無關系。

 

       筆者曾經有緣數次上手這件條桌,每每被其燦然純熟的棗紅色包漿和簡約明快的造型所吸引。

       品相完美的黃花梨條桌,另有一處細節與眾不同。其八只角牙中,正背面的角牙內外均為指甲圓曲面。而兩側角牙的內側,則為平面。應是設計之初,特意為之。


       上述5例均不帶霸王棖,相較于前述龍形角牙的條桌,整體裝飾風格簡約,應是不同地域制作的產品。


       今年嘉德春拍,也有一件類似的條桌:


        縱觀各式展腿條桌,制式有別卻相對固定  形式上可能存在一定的傳承關系,尚需進一步研究其產地及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