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出頭扶手椅 黃花梨官帽椅搭腦平切

  • A+

       中國古代藝術品回流是個大趨勢。


       香港嘉德今秋,有三場拍賣涉及古代家具,其中一場《美材成器--新加坡魯班莊藏明清古典家具精品》,上拍32件明清紫黃家具。為籌備此次專場,嘉德特意挑選了部分拍品,于去年仲秋香港首屆明式家具研討會期間展出。今年五月在港時又看過一遍,對其中一些細節記憶猶新。尤其有些局部特征是只看圖錄照片不易察覺的,在此絮叨幾句,以備有些不便去港看實物的愛好者們參考。

四出頭兩兩不同,搭腦平切,扶手則蔸圓。


       稀有而另類,但絕不代表不可能存在。古代設計師也要有設計創新的,有的就此形成地域風格也不盡然。


       軟木椅類見過多具這樣的情形,即便是硬如黃花梨者,也能數出一二三。大都會博物館靠墻擺著的那張刀牙畫案前,搭腦與扶手出頭一平一圓,只不過搭腦扶手都彎曲圓轉,與本品的率直,呈現不同的意趣。



       另一例成對,拍安思遠那年另一場佳士得的,現棲身皇后大道中瀚明家具。不知有多少業界大藏家大行家們,坐在這椅子上談成了多少千萬的大買賣。

       還有一款出現在1978年的東京明式家具展。

       至于這樣的四出頭,與兩出頭扶手椅之間,有何關聯,尚待探索。

 

       本拍品另一看點,是椅面與腿足下截的線腳。外沿的委角線與中間的印刻棱線,夾著兩段打洼弧面,方中見圓一靜一動,比常見的一炷香類的線形,更加的爽利明快。


       前加州古典家具博物館的館刊中,曾提到一件據說是賽克勒舊藏的四出頭,與本品高度基本一致,應是成對器。



      廣作家具是以廣東為中心、廣州地區為主制作的家具。因廣州地區強制開放通商較早,可以說是我國門戶開放的最前沿,是東南亞優質木材進口的主要通道,同時又是我國貴重木材的重要產地。

      在清朝中期以后,廣作家具異軍突起,成為清式家具最著名的產地。廣作家具的用材粗壯,造型厚重、大氣:用料清一色,互不摻用,豪華氣派。值得提的是, 廣作家具中的鑲嵌技藝獨特, 可謂一絕,其代表為8件套、 12件套的嵌理石的春秋椅、客廳椅、羅漢床的成堂系列等。廣作家具最明顯的特征是不用生漆,“素面朝天” 。廣作家具傳世作品很多,內容多以山水風景、 樹石花卉、鳥獸、神話故事及反映現實生活的風士人情等為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