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猬紫檀分辨

  • A+
盡管對稱形式天然就是均衡的,但是人們在實際應用中并不滿足于這種過于嚴謹或刻板的均等,而且常常探索并采用不對稱的形式來實現均衡的效果,均衡雖然不大紅酸枝家具具有對稱那樣嚴格和規則的制約關系,但卻在形式構成上更為活潑和靈活,實際上,均衡也普遍存在于自然物和人造物之中,正如美國現代建筑學家托伯特·哈姆林(Tolbort Hamlin)所說:“在視覺藝術中,均衡是任何欣賞對象中都存在的特征,在這里,均衡中心兩邊的視覺趣味中心,分量是相當的! 而在現代設計中受西方繪畫及藝術審美的影響往往在形體中采用均衡的表現形式,格羅皮烏斯在《新建筑與包豪斯》一書中更是直接認為:“現代結構方法越來越大膽的輕巧感……古來難于擺脫的虛有其表的中軸線對稱形式,正在讓位于自由而不對稱組合的生動有韻律的均衡形式! 這雖然是針對建筑形式發展趨勢的一種分析,但也表明隨著科技的進步和人們審美觀念的發展、變化,尤其是受現代時尚和后現代主義觀念的影響,均衡形式的應用更能體現出統一秩序中的變化性和靈活性,因此在現代中式家具的設計中應綜合運用并表現“生動有韻律的均衡形式”,尤其是在存在多個單體組合的家具造型中,如組合柜、衣柜、電視柜及架格等,同時在系列家具的陳設和布置中也需要應用均衡的構圖,既包括在縱向立面上的均衡,也包括在橫向平面構圖上的均衡,總體上看,均衡形式的表現主要分為兩種:(1)等量均衡如圖5-27所示:①、②為聯邦家私的座椅設計,采用松木材料,以使用功能為主,無裝飾內容;③為潘志剛、陳堅佐設計的單人沙發,靠背板曲線和軟體座面增強了座椅的舒適性,偏重于家具友好性設計;④、⑤為嘉豪何室的“中國紅”系列中的圓臺和臥床,在造型上分別提取了古錢幣和馬褂的造型,賦予中國式的情趣內涵;⑥為春在中國的長椅設計,將馬扎的形式轉化為托幾與長凳組合,顯出別出心裁的個性化與新奇感;⑦為春在中國“贊直”系列的紅堆紅直腿高柜,極簡的造型配以精美的工藝和傳統特色的裝飾紋樣,突出了家具藝術化品質,是設計師情感體驗的體現。
相關話題(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