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酸枝顯珍貴 大紅酸枝木成為宮廷家具制作主材

  • A+

東南亞海關已經暫停一切紅酸枝木料、半成品家具的申報及通關。紅酸枝逐漸成為高端紅木家具的主流用材之時,2016年9月在南非約翰內斯堡舉行的《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第17次締約方大會上,又將包括紅酸枝

在內的整個黃檀屬(香枝木、紅酸枝、黑酸枝)列入瀕危管制附錄二,此條約已于2017年1月2日正式生效。



紅酸枝的前世今生,頗有趣味。

被鄭和當做壓船底的大料從東南亞運進中國,時逢“魏紫姚黃”盛名,紅酸枝一直被皇家忽視,漸漸的,后兩者一料難求。紅酸枝則因其木質之佳、材性之美才逐漸被重視。直至清末,紅酸枝家具數量猛增,在清代宮廷家具中占有著極大的比例,與黃花梨、紫檀一起并稱為宮廷“三大貢木”,其重要地位一直延續到今天。

酸枝、紅酸枝、大紅酸枝、老紅木、交趾黃檀,這些互相關聯而內涵不同的名稱似乎很容易讓人混亂。


『 一樣珍木兩種稱謂 

有關紅酸枝最早的文字記載見于《古玩指南》一書中二十九章:“唯世俗所謂紅木者,乃系木之一種專名詞,非指紅色木言也!薄澳举|之佳,除紫檀外,當以紅木為最!

這些對于“紅木”的只言片語,雖沒有對其木材的外觀、特性、功用進行描述,但卻微言大義地為紅酸枝給予了血統上的正名,承認了其作為名貴木材的歷史地位。

不過,上述歷史文獻中記載的紅木并非國標中所說的全部紅酸枝類木材,而是指紅酸枝中的一種,即交趾黃檀,在民間又被稱為“老紅木”。按照北方地區的說法,狹義的“紅木”包括了紅酸枝和黑酸枝在內。

后來,人們發現紅酸枝原來不止一種,于是加上一個“老”字,將常用的稱為“老紅木”,而將過去很少見到的一些品種稱為“新紅木”。



『 鄭和帶回來的壓艙木 』

紅酸枝最早進入中國是在明朝。永樂、宣和年間,為安定海外,宣揚國威,鄭和曾七次出使西洋。下西洋乘坐的寶船十分龐大,攜帶著各種奇珍異寶,到達過東南亞、印度及非洲東海一些國家。在回程時,怕船在海上太過飄搖,東南亞砍伐了大量的交趾黃檀和其他紅木木材用于壓船,交趾黃檀即是紅酸枝的一種!都t木》中國國家標準的第一起草人、中國林業科學院木材工業研究所副研究員楊家駒在說到紅木家具和鄭和下西洋的關系時說:“鄭和七下西洋,曾到過越南、印度尼西亞的爪哇和蘇門答臘、斯里蘭卡、印度和非洲東海岸,給這些國家帶去了中國的絲綢和瓷器,而帶回來的,主要就是紅木,因為紅木分量重,正好做壓艙之用!币舱糜∽C了這一點。

隨著紅木進入中國和海運的開放,從海外大量涌入中國,一些能工巧匠用木質堅硬、細膩、紋理好的紅木——黃花梨和紫檀,制造出在堅固程度和美觀實用等方面都超越了前代的家具、工藝品及園林設計建筑,從而促進了明及清代前期家具制造業的空前繁榮。而紅酸枝因為量多不顯珍貴、木質又次于黃花梨和紫檀,因此并沒有受到重視。在流入中國后的三百多年時間內,紅酸枝材料及其制成的家具散落在民間,并未被歷史所垂青。



『 清宮王府的傳世家具 』



乾隆晚期,黃花梨和紫檀日漸難求,清朝政府遂派人前往東南亞一帶尋訪、收購木材,他們發現了木性優良、美觀耐用的紅酸枝,于是紅酸枝作為黃花梨和紫檀的替代品從南洋進口中國。

據考證,酸枝木家具在清宮中出現是在乾隆二十年以后。在內務府檔案記載中,酸枝木原料被稱為“海梅木”,制成的家具通稱為紅木。從內務府造辦處檔案記載來看,早在乾隆二十幾年,內務府造辦處活計檔里就有不少關于宮廷紅木家具的記載。

乾隆造辦處“油木作”記載:“于五月初三日為寧壽宮壽堂現設自鳴鐘一對,添配紅木香幾,畫得紙樣一張,呈覽奉旨,準樣照做,欽此!薄拔逶鲁跛娜諉T外郎五德、庫掌大達色、催長金江舒興來說太監常寧傳旨,方壺勝境現供龕下添配紅木供柜五件,墊墩八件,墊起,欽此!

從上述檔案可以看出,在當時紅酸枝只是作為補充性的木材,主要用來制作香幾這種小件家具,而紫檀家具還在宮廷中占據著主導地位。



乾隆四十年以后,大紅酸枝木大量進入清代宮廷,成為乾隆后期宮廷家具制作的重要原料。因為來源充裕、木性優良、外觀美麗,以其制成的宮廷家具種類及數量極為豐富,包括紅木香幾、紅木掛屏、紅木桌屏、紅木桌燈、紅木壁燈、紅木方燈、紅木玻璃燈、紅木插屏等。

到了清代后期,酸枝木家具數量猛增,在清代宮廷家具中已經占有著極大的比例和重要的地位,與黃花梨、紫檀一起,并稱為宮廷“三大貢木”。



現在,各種紅酸枝原材料目前已日趨枯竭。老紅酸枝在泰國、越南已開發將盡,只有老撾、柬埔寨交界處還有少部分交趾黃檀,自去年國際公約新規實施后,兩國政府控制砍伐的政策更加嚴厲,私自砍伐幾百公斤就要坐牢,這使老紅酸枝原料供應量越來越少。

與老紅酸枝原料日益減少的趨勢相反,對老紅酸枝家具的市場需求卻不斷增加,這勢必會使老紅酸枝家具越來越緊俏。

相關話題(文章)